• 小说霸总偏爱白月光在线阅读(霸总偏爱白月光)

    时间:2021-01-01 16:47:33    作者:有匪君子    来源:掌阅书城

    小说简介:小说主角是霸总偏爱白月光的小说是《霸总偏爱白月光》,它的作者是金牌写手有匪君子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她做的都是最基础的事情,重要的资料她是接触不到的。再说了...

    小说霸总偏爱白月光在线阅读(霸总偏爱白月光)

    《霸总偏爱白月光》

     那年结婚前夕,妈妈拉着我的手依依不舍,疼爱地嘱咐我说:到了他们家,受了委屈要回来告诉妈妈,别我疼你这么多年,却送去由别人欺负。知道了。我内心充满了即将成为人妻的喜悦,对妈妈的嘱咐心不在焉。婚后和婆婆住在一块,婆婆的泼辣是远近闻名的,可她对我很好,但住在同一屋檐下,磕磕绊绊在所难免。婆婆是个勤劳的人,而我喜欢在周末熬夜晚起,婆婆做了早餐,早餐已凉了,我直到中午时分才起床,她老人家心里很不痛快。于是便将她以前的苦难经历搬出来教育我,说她年轻时,早早就得爬起来,为公婆侍弄早餐,一年到头如此。我心里很不服气,现在的媳妇,个个都是独立有个性的,哪里还像以前那样低眉顺眼?婆婆大人,你休想把我培养成三从四德媳妇!下午回到娘家,与父母和哥哥聊天的时候,我无意中说:我那个婆婆真恶,我睡个懒觉她都不高兴。还说她以前常早上三四点就起来做早餐,她是想叫我也三四点起来弄早餐吧?休想!我这人说话常喜欢夸张,本只是说着出出气。不料我妈妈脸色忽变,她愤慨地说:果真不是自己骨肉就当成草了。

     愤怒狂暴的花藤等查看清楚一子二女身上的伤势之后,刹那间暴起,怒吼道:“你是何人竟然胆敢在我花家放肆,将我儿伤成如此模样,今天我定要把你碎尸万段不可!”

     按理说,苏瑶才是将军府的嫡出小姐,就因为娘亲去世的早,爹爹不管事,哥哥又在外面打仗,就因为不知名的乡村道士的一句天煞灾星,活脱脱被人欺负成了一个小叫花子。

     2020年5月27日,2020中国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成功登顶世界之巅珠穆朗玛峰,顺利完成祖国交付的峰顶测绘数据采集任务,举世瞩目。距离上次珠峰测绘已过去整整15年。当年测绘的登山队有这样一对夫妻,他们历经磨难,携手登顶,配合队伍把精准的8844。43米带回地面,这一数据一直作为标准沿用至今。高耸的珠峰见证了他们多年生死与共、大气磅礴的爱情,而他们也将永远驻守在这一片皑皑白雪中,守护心中这方圣地少女拉吉与大齐米的登山爱情32年前,中日尼三国首次联合南北双跨珠峰成功,大次仁作为西藏登山队一员,从尼泊尔境内攀登珠峰成功,成为中方4名登顶英雄之一。18岁的藏族女孩拉吉坐在电视机前,收看阿爸站在珠峰顶部发来的报喜:我是大次仁,我是大次仁。两年前,拉吉加入西藏登山队,成为队里为数不多的女性。拉吉自小受父亲影响,一心以登顶珠峰为目标,但这么多年专业训练下来,她才知道珠峰的脑袋不是那么好摸的。阿爸。

     再看旁边的大葱和青椒,秦方眼里也很是满意。自从昨天用了两张百草生阵,今天的大葱已经长到了四十厘米高,青椒株上也结出了一指长的青椒出来,照这个速度下去,明天就达到采摘的程度了。

     许多人都认为夫妻间的幸福只是一种感觉,对此,我并不认同。其实,更多的时候,幸福就是人群中一道美丽的风景,不经意间,就会赏心悦目地出现在我的眼前。前些日子,我偶感风寒去了趟医院,并依照医生的吩咐到输液室去输液。输液室不大,里面早已挤满了患者,在入口的墙角里还待着一对农村夫妇。那对夫妇40多岁,头发蓬乱,衣着陈旧,身上溅湿的泥点尚未干透。看起来并不健壮的丈夫倚着墙,半蹲在地上,两腿弯曲成椅子状,用双臂拥着妻子坐在自己的腿上。丈夫在妻子耳边说着什么,妻子那苍白且满是灰尘的脸上绽放出幸福的笑容。眼前这一对相拥着的夫妻着实让人感动,在需要的时候,丈夫就是疲惫的妻子的板凳。只有那种绵长的相濡以沫,那种柴米夫妻骨血相连的亲情,才能绘出这样一幅温馨的图景。还有一次,在我下班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对中年夫妻骑车一直走在我前面。大概是进城干活的民工吧,因为在他们的自行车后座上捆绑着扁担和铁锹。他们边走边聊着家里的事儿,在清凉的晚风里悠然自得。转眼便到了毓龙桥,我有点畏惧那高坡,于是便下车推行。只见那丈夫左手扶把,右手顶在妻子背上,借着丈夫的掌力,妻子毫不费力地过了毓龙桥这个大坡。在淡蓝的夜色里。

     客厅里,我与马克面对面坐在桌子两边。此前,我们是一对崇尚丁克的年轻夫妻,但现在一切似乎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该谈房子了。马克说,买时花了120万,现在大概值170万。你留着吧!我说。谢谢,我知道你会让给我的。马克似乎松了口气,这张50万的支票给你,全部贷款由我来还。我连看都没有看,直接把支票放进自己的钱包里。然后,我提出要带走之前定制的那套家具。可以!只要留下我的书就行了。书!我才不稀罕呢!我说,瞧,它们都成了你的最爱了!你花在书上的钱足够给我买一枚钻戒,就是我上次过生日时想要的那种。拜托,安妮!马克有点委屈了,能不能不提这些!好吧,马克,对不起了。就让我们忘掉这些不愉快吧,分手以后我们还会是好朋友!我们开始忙手中的事情,有条不紊地将房间内的每一。

     前几天,参加一个就业培训指导会,讲课的是位头发花白的老教授。刚开场,他在黑板上写下母亲的档案五个字,让我们好好想一想,对自己的母亲了解多少?老教授走到学员当中,指着一位衣着时尚的女生说,讲讲你了解你的母亲有多少?女生没有回答,羞得满脸通红。教授又问:能说多少就多少,生日、年龄、喜好、身高、体重女生依旧没开口,显然,她一项也不知道。老教授又大声地喊:有谁知道?哪怕一项都可以。然而200多名学员里竟然没有一个人站起来。偌大的多媒体教室静得可怕。我们深深低着头,多么希望有人能说出个一二,缓解一下气氛。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教授在讲台前走来走去。我们对自己的无知感到十分羞愧。最亲的人,我们对她如此陌生;那些遥不可及的名人明星,他们七大姑八大姨我们却了如指掌。最后,教授让我们抬起头。他讲了一个自己的故事。他的母亲两年前病危,办住院手续时,医生问他母亲多大岁数。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小问题却难住了他。母亲都80多岁了,他居然不知道母亲的生日。老教授站在窗口前好长时间,心里翻江倒海般酸楚难过,对一生辛劳的老母亲有着深深的愧疚。

    霸总偏爱白月光小说
    兔子小说吧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