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典小说重生成我妈免费阅读

    时间:2021-01-02 13:29:32    作者:贱小银    来源:掌阅小说

    小说简介:独家新书《重生成我妈》由著名作者贱小银 最新写的一本 言情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重生成我妈,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那么重生成我妈的结局究竟会如何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温苒则是在一旁...

    经典小说重生成我妈免费阅读

    《重生成我妈》

     那年夏天,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省城一所重点大学。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全家人都很高兴,父亲邀请了一大帮亲戚朋友来家里做客。躬筹交错中,我却显得闷闷不乐,一想到上大学那昂贵的学费,我就烦心不已。一个城里的本家叔叔给父亲支了个招。他说,现在国家出台了很多惠民政策,可以去民政局开张贫困证明,能减免学费呢。亲友们都表示赞同,我也觉得这个办法不错,我们村本来就是省级贫困村,依照家里的情况,全完符合条件。母亲一听可以减免学费,高兴道:这敢情好啊,咱下午就去办!父亲却只是淡淡一笑,没说答应,也没反对。吃完饭,母亲便催促父亲去找村主任,因为申请贫困证明,先要由村委会开一张家庭收入证明。直到晚上,父亲才红着脸回来。母亲生气地问道:咋这么晚才回来?事情办得怎么样了?父亲把手中的信笺一扬:主任得知孩子考上了大学,说这是好事,非留我喝两杯。瞧你那熊样!母亲嗔怒道。但我们都很高兴,有了村里的证明,明天就可以直接去民政局申请贫困。

     大门旁边的小商店外,数个男人赤着上身正在吹水闲聊,当苏阮走过时,他们的目光一致转移到她身上,直到她消失在视野里。

     就在这时,一把伞轻轻伸了过来,遮挡住飘向我身上的雨水。那是个雨天,因忘了带伞,而等车的公车站台又是一个临时的、无盖棚的路边小站,所以,我只能站在绵绵细雨中,耐心等待公车的到来。雨在下著,眼前的一切仿佛覆盖了一层薄薄的轻纱,我的头发与衣裳也已潮湿。而公车迟迟不见踪影,多少使得我愈加地烦躁起来。就在这时,一把伞轻轻伸了过来,遮挡住飘向我身上的雨水。我侧首看去,那是位二十来岁的男孩,戴着眼镜,脸上挂着一份阳光的笑容,我感激地向男孩道了声谢。他微微一笑说,没关系,不要急,公车误点是经常的,何况今天还下雨呢。之后,我们俩没了交流,默默共处不足一平方米的伞下,我不知道怎样去表达内心的谢意,只是盼着公车早点到来。约二十来分钟后,我终于看到要等的那趟公车闪着车灯缓缓开来,车刚停稳,我再次向男孩表示了谢意就迫不及待地沖上去了,正准备在车后排入座,我突然通过雨水淋湿的车窗,看见那男孩也上了趟车,而这趟车之前我们刚才在雨中一块等车时曾经出现过。我的心蓦地被什么轻轻撞击了一下。

     白清辞被和一具泛着血的人骨捆锁一起,然后丢下了祭台万丈深渊,最后一刻,她咬断自己舌头,用血和怨念启动了诅咒的术法,祈求:“求苍天怜我白家,许我报血仇!”

     不同那日在海边,她今天穿的很暖和,大衣长裤加雪地靴,长发披肩,围巾系得严严实实,这才是女孩子该有的样子,那日在海边的打扮,他其实也不怎么欣赏。

     女大六抱砖块没想到会老牛吃嫩草,我32岁,我那位26岁,我们稀里糊涂就搞在了一起。比我小那么多的王枫能是陪我走到白头的老公吗?我没自信。6岁的年龄差,折磨得我心里不自在,就好比鞋子里的沙,路是能走,但就是感到不爽。好友小崔对此很反对,劝我:好好找个吧,别再玩了。天地良心,我是真心喜欢王枫,没玩。春节时父母再次催婚,想想再不生育就成高龄产妇了,我旁敲侧击表示想结婚,王枫张大了嘴:结婚?我还没思想准备呢。我心沉谷底,26岁的王枫还嫩着呢。我再不能在青春的尾巴上还赌博,我冷落了王枫,并大肆参加相亲。王枫终于表态:我答应你,结婚。王枫把我带去见了他父母,他家人问起我年纪,王枫忙接口说我29岁。我羞愧不已,原来王枫也不能大方面对我的年纪。在我父母面前,我把王枫的年龄也提高了3岁,他们要是知道真相,肯定会有意见。小崔慎重地给我上课:你得有个思想准备,你们未必能白头到老,你现在还没有凋谢,所以能吸引王枫,等再过十年你已年老色衰,王枫却正当年。

     朋友浩子是台湾的资深媒体人,当过报社记者、电视台新闻部总监,如今在我迄今仍没搞懂的新媒体。我俩都有气喘的毛病,曾经一起拿出喷剂交流品牌。去年年底,参加朋友女儿的婚礼时遇到浩子,他气色很差,经多方打听,加上对浩子的威胁恐吓,他终于说出实话,肝有点问题。经过两家医院的诊断,他先休养了一阵子,接着得接受换肝手术。换肝?我有两个朋友换过肝,过程的痛苦不是旁人能想像的。而且,肝源从哪儿来?在台湾几乎不可能等得到肝。朋友们提了很多建议,甚至问浩子经济状况如何,能否挺得住。浩子那阵子心情很苦闷,一度肝昏迷被送进医院急救,接着他的哥哥也因家族遗传患肝癌过世。他打起精神帮着料理老哥的丧事,再默默面对自己的病情。我忍不住又问:浩子,有肝可换吗?浩子换肝和其他人不同,他不愁没肝,愁的是要不要接受。浩子有两个女儿,与他感情很好,老大今年大学毕业,小女儿上大二了。看来单亲老爸很受女儿的宠爱。手术前我去他家探病,两个女儿对父亲要动手术已做好准备,把老爹服侍得仿佛身处人间天堂。然后我又问了肝从何处来的敏感问题,浩子才缓缓地说:女儿捐的。

     她读大二的时候,我是物理系的研究生。偶然的机会我们认识,然后一块吃夜宵,去图书馆自习,在思源湖畔散步。十二月,湖岸寒风刺骨,我俩缩着脖子走了一圈又一圈。低下头,我闻到淡淡的洗发水味道。快期末考试了,那天她捧着一张去年的大学物理试卷愁眉苦脸,说这回死定了。我把卷子拿回去,找了个自修教室,花一下午时间答完。每道填空题、选择题的边上,都写上详细的求解思路,计算题至少写了两种解答方法。该用牛顿定律的地方,画上一个牛头;该考虑相对论的地方,画上一只猩猩。除此之外,没有多写一个字。懂的人自然会懂。抬起头,黑板上方有褪色的字迹:知识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放屁,爱情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写过很多情书,还替弟兄们写过情书。这是唯一的,写在试卷上的情书。晚上,收到她短信,说男朋友陪她自习,看见了那张试卷。我愣住了。不知道她是有男朋友的,也从未听她提起。我有点发闷,又觉得自己很可笑,于是直接关了机。半夜睡不着,打开手机,诺基亚蓝色的屏幕,大手牵着小手。有些字在黑暗中闪烁:分手了,想和你在一起。放寒假了,我俩整日游荡,在一家花店,她对着一束香槟玫瑰入了迷。我说买下来送给你吧,她笑着说。

    重生成我妈小说
    兔子小说吧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