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彼岸花灼灼最新章节-桃花妖新书

    时间:2021-01-04 09:13:38    作者:桃花妖    来源:追书云

    小说简介:在众多的 言情类型小说中,桃花妖创作的《彼岸花灼灼》或许不是知名度最高的一部,但是相信很多人一定听过彼岸花灼灼的名字,桃花妖牢牢抓住广大读者的心理,所写之文字字经典,值得推荐。万年以前,白夙跌倒在幽冥殿三生石旁,曾...

    彼岸花灼灼最新章节-桃花妖新书

    《彼岸花灼灼》

     早些年,叶静兰是少有的以女子之身实业经商的能人,叶家的产业遍布湘城及周边的大小城,累积的财富自然是比一心走军、政之路的顾家要多得多的,顾家当年与叶家定娃娃亲,多多少少也都有看叶家财富之意。

     青丝洞主先是一只手抬起唐天泽的下巴,左右摇晃了一下,仔细看了看唐天泽的脸,然后另外一只手抓住了唐天泽的右小臂,低头沉思了一下。“咦?奇怪!”

     这是一列开往成都的新空调快车,普座车厢里挤满了不同口音的乘客。邻座坐着一对衣着朴素甚至有些破旧的中年男女,女人吃着馒头,男人嗑着瓜子。吃完一个馒头后,女人趴在桌上打起盹来,男人静静地看着她,一粒接着一粒地嗑瓜子,似有满腹心事。列车在暗夜中疾驰,困顿的旅客们一个个都合上了眼。我的神来我的仙,我的魂来我的天突然,那个女人从座位上站起来,一边大声唱歌一边手舞足蹈。男人赶紧拉住她的手把她往座位上按,轻声劝她:别闹别闹,会影响人家休息的。把你的手拿开,不要你管!女人怒目圆睁,一把推开男人。听我的话,快坐好。男人还是低声劝她。你再拦我我就跳车!女人莫名其妙地流下泪来,边说边往门口方向走。争吵声惊动了乘务员,乘务员跑过来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男人搓着手,不好意思地解释:没事儿,没事儿,她老毛病又犯了。女人一听,恼羞成怒:你才有毛病!我要跳车,我要跳车!

     许明月有些看不下去了,摇头叹息,而后说道:“爸妈,这件事情也不能全部都怪林峰,更主要是我不想被家族那些人瞧不起,这么多年了,真的够了!”

     都说婆媳关系不好处,原因不一定都是婆婆挑剔刁难,比如安晴家。公婆都是老实人,对她疼爱有加,但在安晴眼里,他们没文化、生活不讲究、思想顽固守旧城里人对农村人的轻视,在她心里表现得淋漓尽致。但她从不将内心所想反应在脸上,只是巧妙地与他们保持距离。婚前,她就跟丈夫约法三章,第一章便是要享受二人世界,坚决不与公婆同住。眼看还有一个月就到预产期了,丈夫在部队不能随时在身边伺候,远在北京的父亲又住进医院,需要母亲照顾。这一次,不管她有多不情愿,只能跟婆婆朝夕相处了。小晴,吃饭了。婆婆小心翼翼地端出一碗热腾腾的鸡汤面,边走边用手将碗沿上的面抿进碗里,然后哧溜哧溜地吮了几下手指,放在碗上的筷子不小心掉在了地上,她赶紧将碗递给安晴,拾起筷子,用衣角裹着,麻利地蹭了两下,又放到碗上:快趁热吃!安晴顿时没了食欲,将碗推回给婆婆。咋了媳妇?婆婆关切地问。没事,可能是鸡汤太油,想吐。婆婆接过碗,可惜地说:

     “朕的歌儿,你不会死,你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朕的皇位还没有坐稳,你怎么能死呢。”慕宸寒听到楚卿歌的话,牢牢地抓住女孩的肩膀,目光死死的盯着楚卿歌。

     一前年我不情不愿跟他回老家过年,冷着脸,耍性子,婆家人整个春节都在郁闷。节后回来,从不发微信朋友圈的冯宣发了海涅的一句话:女人的道德,好比白色香花的香味,吸引着绅士。我很生气,质问他为何要发这句,他轻描淡写:大师的名言,我终于得以深刻领会,发一下朋友圈很过分吗?从恋爱到结婚,我一直是冯宣的王,他毫不吝啬地宠爱着气场强大的我,哄,忍,甜言蜜语。可过年事件之后,我们的关系陡然降温,争吵,埋怨,冷落。岁末,所有同事欢天喜地回家过年,我呆在办公室失落,发呆。我们董事长的爱人敲门进来,委婉问我是不是婚姻遇到问题,我点头,说及一年来的点点滴滴。她告诉我,她曾有过与我一样的经历,对自己的婚姻失望,羡慕那些长久恩爱的夫妻。直到有一天,她看严歌苓的访谈,说及自己那电影一般浪漫的跨国婚姻,严歌苓说了这样一段话:爱人是一种纪律,绝不是我一笔挣到了这个男人,也不是他该着对我这么好。你得一直保持一种仪态,去继续挣他对你的爱。

     终于如我所愿,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了我和她。其他的人呢?在一场人造的瘟疫中都丧生了。多么悲惨啊!而偏偏只存活了我和她,这又是多么的幸运啊!我知道,是爱情让我们的生命如此强大。当我爱上了她,我就发誓要得到她;但我终于未能得到她。那时我就想,如果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了我和她,寂寞与无助就会将她推向我的怀抱。所以,我开始默默地祈祷,祈祷着那一天的到来。上帝眷顾了我。瘟疫漫延了整个世界,人们一个接一个地死去,尸体堆成了山。蚊虫和苍蝇从死人堆里飞出来,再落到活人堆里,活人又一个接一个地变成了死人。夹在死人和活人中间的我不停地鼓励着自己:为了爱情,为了她,我一定要活下去!我一定要活下去,为了爱情,为了她!及至有一天,我看到,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了我和她。我轻轻地呼唤着她的名字。她没有听到。我大声说:我爱你!她还是没有听到。咣当一声,我被关进了一个铁笼子里,同时我看到她也被关进一个铁笼子里。站在铁笼子外面的,是一群我从未见过的生物。他们摇晃着小脑袋,张牙舞爪地比画着什么,都是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我不管他们!我继续轻轻地呼唤着她的名字。她还是没有听到。

    彼岸花灼灼小说
    兔子小说吧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