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刺杀小说家全章节免费阅读(全文)

    时间:2021-01-06 13:48:33    作者:双雪涛    来源:掌阅小说

    小说简介: 刺杀小说家小说简介:小说主角是 刺杀小说家,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双雪涛写的一本 都市风格的小说,善用伏笔,使人回味无穷,极佳好文。值得推荐。告我没用,那是大政策,不是我发明的,但是我发现他跟着一朵,那时一朵上初.........

     刺杀小说家全章节免费阅读(全文)

    《 刺杀小说家》

     在单位,我可能是最令大家羡慕的男士了:大学毕业后顺利考取公务员,最后进入航空公司办事处,刚刚三十出头就晋升为办公室主任。达到婚龄时,又适时认识了刚从空姐岗位退下来被外资公司高薪聘请为人力资源部经理的妻子。结婚后,在单位的福利补贴下,在东三环南段的潘家园拥有一套150平方米的住房。婚后一年,增添了活泼可爱的儿子,随后又以一次性付款的方式,开回了一辆桑塔纳。房子、车子、妻子、儿子、票子,我全部都拥有了。妻子温柔又美丽,可是我却开始越来越觉得自己对妻子没有激情了。成为车一族后,下班免不了会有同事坐我的顺风车,坐得最多的就是刚进公司不久的小秘书。她住在国贸桥附近,和我顺路。小秘书刚大学毕业,正是花样年华。进入收入丰厚的航空公司,拿着大把的钞票自然是不遗余力地打扮自己,从化妆品到新款时装,让我每天看得眼花缭乱。我的心便开始花了,尽管还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但我知道跨出那一步只是迟早的事情。回到家,看着甜蜜地喂儿子吃饭的妻子,心里多少也会有一点愧疚。但是,心仍然开始不可避免地背离,我甚至开始憧憬那一天的早日到来。就这样到了12月7日,从下午2点开始,雪飘飘洒洒地落了下来,到下午下班时地上已经。

     决绝的嘲讽如同尖锐的利刃狠狠刺向叶繁星的心脏,让她几乎不能呼吸:“这次我不闹了,你不用再回到这个厌恶的家,也不用再看到恶心的我,我放你自由,好不好。”

     有个15岁的小姑娘发邮件问我该如何和母亲相处。她说小时候跟母亲总是无话不谈,现在却越来越少交流,主要是双方一说话就起冲突。举个例子吧,一次,她逛街时看上一条破洞牛仔裤,母亲就一直叨唠说穿出去不像样子。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轻轻地笑了。我给女儿小年送完衣服,正坐地铁回家。我进小年学校的时候,操场上的孩子们都穿着短袖衣服在打球。小年看到我送去的衣服,毫不领情:你拿回去,没这么冷。一旁宿管老师打圆场说:后天还要降温。放着,用得着。她说:放这儿我也不穿,我最讨厌粉红色。我忍不住与她理论:这都是去年你自己挑的。她斩钉截铁:那时我不懂事。有些不欢而散,想象着我离开后,小年将如何向他人评价我。说我老土,说我保守,说我思想上有枷锁?都可以。但这枷锁正如皱纹,是时间给予的。很想对小年说,爱我,就必须爱这样的我,请接受我已经延续四五十年的审美、观念与人生态度。每一本育儿书都在教父母:对孩子给出无条件的爱。那么,可否以同樣的标准要求孩子们。mdas。

     许多年前,我还是小女孩,我总是惊奇地窥伺着母亲。记忆中母亲晒箱子的时候就是我兴奋欲狂的时候。母亲的樟木箱子又深又沉,像一个混沌黝黑的初生宇宙。我还记得竹竿上富丽夺人的颜色、怪异却又严肃的樟脑味,以及我在母亲喝禁声中东摸摸西探探的快乐。真正记得的东西是幅漂亮的湘绣被面,雪白的缎子上,绣着兔子、翠绿的小白菜和红艳欲滴的小萝卜,母亲一面整理,一面会忽然回过头来说:别碰,别碰,等你结婚就送给你。母亲打开箱子时那份欣悦自足的表情会让我觉得她忽然不属于周遭的世界。她会忘记晚饭,忘记我扎辫子的红绒绳。母亲最爱回顾的是早逝的外公对她的宠爱。外公总是带她上街去吃点心,而当年的肴肉和汤包又是如何好吃,甚至煎得两面黄的炒面和冰糖豆浆都是超乎我想象力之外的美味。每听她说那些的时候,我都惊讶万分。。我从有记忆起,母亲就是一个吃剩菜的角色,红烧肉和新炒的蔬菜简直就是理所当然地放在父亲面前的,她自己的面前永远是一盘杂拼的剩菜和一碗把剩饭在炒完菜的剩锅中一炒,把锅中的菜汁都擦干净了的擦锅饭。母亲每讲起那些事,总有无限的温柔。

     “我饶她一命,她竟不知感激,但凡提到她心上人,铁了心要与我作对。既怕死,又要作死,怎会有这样的人?”挚友也满心疑惑,小心谨慎说了出来,“我倒是也挺好奇的。”温梓霄醉眼微眯,“你也对那小美人感兴趣?”

     生活在这样一个千奇百怪的世界上,想能见怪不怪,要有足够的定力才行。让自己静下来,能够静得住。静。。可比动难多了。步兵都知道,开步走和跑步,要比立正容易得多。因为,我们的灵魂里几乎不会有完全的寂静。《荒漠甘泉》里讲了一个海底坐垫的故事:谁都知道海洋是永不止息的,风从不会平,浪从不会静。但在海底深处,却有一个风吹不到浪打不到的地方,叫做海底坐垫。任狂风暴雨搅翻大海,任龙吟海啸波涌浪滚,那个地方从来不会被搅动。当科学家挖掘海底,把海底坐垫上的动植物遗骸拿上来检测时,证实这些遗骸一动不动地被存放了数千年之久,从未受到过打扰。据说台风的中心也是平静的。我们在生活中,又何尝不是如处于大海之中或台风之中?到处都是声音,人的声音以及各种物体发出的声音。甚至当我们越是想安静的时候,就越有一种大吵大闹的声音传到耳中,里里外外的喧嚷声不下上千种,烦你,扰你,推你,拉你,以致除了这种喧嚷声之外,你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更听不到自己灵魂里的声音。这时候你要继续静下去,也必须在嘈杂中有时间让自己安静在。

     五岁的苏白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母亲几年前重病时,苏父居然已经和这个女人私下交往了,甚至是还生了孩子。就那么看着一个陌生女人霸占了母亲的一切。苏白却无能为力。

     “小子,今天你已经成功的惹怒我了,我告诉你,等会儿我老大带人过来,你会死的很惨的!”绿毛狗哥指着对面的刘怀东威胁道。

    刺杀小说家小说
    兔子小说吧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