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恶魔总裁的小心肝完整未删减版-恶魔总裁的小心肝完本免费阅读

    时间:2021-01-10 11:01:00    作者:八桥    来源:掌阅

    小说简介:恶魔总裁的小心肝小说是由八桥倾心打造的一本 言情小说,恶魔总裁的小心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故事引人入胜快来阅读吧。樊天凛,说是天之骄子也不为过,神赐的美貌和高贵的出身,简直是童话故事里.........

    恶魔总裁的小心肝完整未删减版-恶魔总裁的小心肝完本免费阅读

    《恶魔总裁的小心肝》

     有生以来,我只看见母亲流过一次泪。那个时候,我常常为母亲感到自卑。她是个清洁工人,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每天沉浸在米又涨价了之类的琐事中,生活的重担压得她的头发挤尽了最后一滴墨汁,全白了。患了绝症的父亲死得很早,留下的惟一遗产是似乎一辈子也还不完的债。每到月底,我都会看见母亲从领来的几张可怜巴巴的钞票中拿出一半还给别人,然后一分一厘算计着。学校每次开家长会,我都不愿母亲出席。在街上和别的同学一起走时看见她正在打扫街道,我也只和她擦身而过,甚至偷偷地溜走。有时候她满头大汗地拖着整车的垃圾路过我们学校,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这就是我的母亲,我总是远远望见便躲起来,一些不相识的同学反而争着主动帮母亲推车。每当这些时候,我就很痛苦。虽然我爱我的母亲,也知道她是为我做着这一切,但我怕别人因此而瞧不起我。在学校里,我很内向,觉得同学们都因为我穷而瞧不起我。其他和我一样大的女孩子都打扮得像花蝴蝶,走在人前又鲜艳又明亮,如果我有她们一样的衣服,难道真的比她们丑?别的同学家里有电子琴有游戏机,有可以辅导功课的父母,而我的母亲能给我的,只是一天三顿饭和一堆难以下咽的咸菜,还有由她的工作服改成的颇为老土的。

     另外一个女儿,身份一直都挺神秘,很少面对公众。除了已经成为了自己老公的陆北辰,另外的两个陆家少爷,一个是学医的,还有一个,也是经商的。陆北辰昏迷的这些年,老大应该是完全掌控着整个陆氏。

     “暖暖,来尝尝我新做的拔丝鱼头!”卢淼淼身后的灯球闪着五颜六色的光,闪亮的简直可以用来攻击外星人,洛暖有些诧异的想:“她从哪偷来的跳迪斯科的必备单品,这么大的灯球,是为了照妖吗?”

     顾寂北瞥了她一眼,黑眸里多了些耐人寻味的深沉:“你今天不回去?”展欢低下头,筷子戳子食盒里的饭,声音闷闷的:“不回去。”

     有句话说的好,既然无法反抗,那就享受吧!“主公已死,我们当何去何从?”周围有一小兵突然说道。孙策听到这话目光一凝,也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烟灰色短裤,湖蓝短袖,26岁的张宝月,看起来干练清爽。但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个年轻阳光的80后女孩,已是郑州市4家咖啡店的执行董事。更没人能够想象,这个看起来活泼坚强的女孩,承受了多少同龄人难以承受的生命之重。张宝月有一个幸福的童年,父亲经营着小超市,母亲做会计。虽然收入不高,但一家人相亲相爱,其乐融融。12岁那年,父亲遭遇了一场车祸,成了植物人,从此一睡不起,幸福也伴随着父亲的倒下戛然而止。含辛茹苦的母亲勇敢地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她一边细心地照顾丈夫,一边辛苦地挣钱养家。懂事的宝月很早就体味到了母亲的艰辛,勤奋学习,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所大学。临行前,望着母亲头上日渐增多的白发,她在心底暗暗发誓,一定要尽快接过母亲肩上的重担,让母亲过上好日子。大学毕业后,她被一家杂志社录用为编辑。她努力工作,月薪也涨到3000元。一天,她兴冲冲地赶回家,她要把积攒的薪水交给母亲。却看到瘦弱的母亲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扶着背上的父亲,要把他背到轮椅上晒太阳。她急忙上前帮忙,望着母亲花白的头发,皱纹纵横的脸上吃力的表情,张宝月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岁月无情,曾经光彩照人的母亲老了。

     嫁给爱情,然后笑着结婚最适合的彼此,不是一开始的一拍即合,而是愿意在未来漫长岁月中为彼此变成更好的两个人,爱情不存在天造地设的一对,只有彼此努力,成为适合我们的对方。有些事情总是在自然的状态下发生,给我们惊喜,让我们铭记于心。好的爱情,是找个相互喜欢的人过一生,从喜到爱的让他陪你哭逗你笑,同享福共患难。从小房子住进大房子,从二人世界变成三口之家,并没有惊天动地,也没有恩怨情仇,就这样平平静静地把日子过成天长地久。就这样遇见一个人,如冬日暖阳,似暗夜星光。在漫长的未来里,很多人在面临爱情到来的时候总是很迷茫,不知不觉就在半路迷路了,而我的爱情到婚姻,也是兜兜转转,就算绕一圈还是回到了对方的身边,转来转去,你还是我的。终于,在几年后的一天,我们为达到父母心中想要的模样而绞尽脑汁各自做出行动,终于走在了一起,父母不在阻挠,就在我生日的那天,我们领证结婚了,那天下午我们都激动万分的进行着这个惊心动魄的时刻,出了大厅我的心还在怦然心动,一时不能平静。这是爱情的见证也是我们的一路不离不弃带来的成果。那是春节前夕,他来到我家的时候,本来满心欢喜的想来给我父母说着我们的事,可我家偏偏都是古老传。

     我终于知道,我的父亲,在外面就是这样活着的。只是不知道,他在烈日下寒风中要等待多久才能被人领走?在没人认领的日子里,他的吃饭住宿怎么解决?父亲今年67岁了。从小到大,我和父亲每年待在一起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因为这么多年父亲一直在外打工。我记得小时候,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给爸爸写信,妈妈说一句我写一句,写不出来的字画圈圈,写了什么我完全不关心,现在也完全不记得,只是知道信要寄给新疆的舅爷爷,让他转给爸爸,爸爸在他那儿打工。信寄给爸爸,爸爸是要请人代念的,因为爸爸斗大的字识不了一箩筐,他除了能认识自己的名字、分得清男女厕所外,其余的字大概都不认识。爸爸很少写信回家,但过一段时间,邮递员就会在门口喊:刘牛巧,汇款单。妈妈就会满脸喜气地去房里翻她的印章,交给邮递员,然后在左邻右舍啧啧的赞叹声中谦虚一番,那是妈妈最幸福的时刻。然而,我关心的是爸爸什么时候回来,给我带那种一咬一口囍字的糖,然后在伙伴们贪婪的目光中每人分几颗。那种糖简直太奇妙了,一口咬下去,我们的嘴里都会含着一个囍字。爸爸的大包裹里除了糖。

    恶魔总裁的小心肝小说
    兔子小说吧猜你喜欢